欢迎访问:大香蕉伊人网站-大香蕉最新网站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性爱、友情和爱情

性爱、友情和爱情

1993年3月。江南的春天,很美,但是却寒冷潮湿。这样的夜晚,不适合在外面露宿。那天,小雪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说,明天想来看我。

  毕业以后,小雪回了她的城市,离我们这里有一百多公里路,想想也是的,半年多了,只有我借出差的名义去看了她几次,她一次也没有来看过我。

  第二天接到她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。过了一个冬天,小雪变得更漂亮,皮肤更白了。轻轻地搂过她的腰,我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。小雪的笑很甜,看得出来,她很开心。捏捏她的腰,发现,好象比以前胖了。于是我笑话她说:

  「雪,怎么胖了啊,是不是不想我了啊?」

  雪向我做了一个鬼脸,说:「是啊,谁让你是个大坏蛋呢?」

  回想起那时的感觉,真的不觉得有什么过错的。她是那么爱我,而我也那么的爱她。虽然我和我女友已经生活在一起,但想起小雪来,却让人从心里都是甜的。小雪很听话,不象我女友爱发脾气。如果在古代,我想,我会同时娶她们两个的。

  那时,住宾馆是不可想象的事。因此,小雪来之前,跟我说过,她会住到她的同学家里。我想想也只有这样了。陪她吃了点饭之后,我得去上班了,小雪便去了她同学的单位,并告诉了我她同学的电话,让我下班之前联系她。

  下午上班,一点心思也没有。一方面想着小雪的模样,想着如何好好地爱她一次,另一方面,却也在为晚上的事犯愁。如果小雪住她同学家,那不是要浪费一个晚上的好时间了吗?但如果象以前一样,在外面过夜,却又太冷了。这就让我想到了小林,我那个死党。

  小林比我早工作,家庭条件很好,在那时已经配了当时很了不得的BB机。

  小林跟我是从小是同学,当时已经有了十多年的深厚友谊。虽然他外表也很帅,但由于父亲是老干部,因此家教很严,从没有谈过女友,还是处子之身。我和小雪的事,他全都知道。于是我想到请他帮帮忙。

  在单位门口小店里的公用电话亭给小林打了传呼,这小子回得挺快的。我问他能不能给我找个地方睡一个晚上。倒也巧了,他说他姨妈刚搬家,旧房子还空着,家具都在,只是钥匙没有,不知道能不搞定,让我晚上八点钟再呼他,他先去姨妈家想想办法。

  对于我的事,小林从来有求必应。那时我家里穷,上大学时,小林已经工作了,因此他经常会给我买东西,甚至给我钱用。虽然只有十几二十元的,但那时上大学,父母给的生活生活费也只有五十元一个月。因此,对于他,我心里除了友情,也有一份感激。也正是这一种感激之情,让我隐约有了一个荒唐的想法。

  随便说了个谎,跟女友说晚上不回去了。下班后接上了小雪,和她一起去吃了晚饭。然后,骑着自行车,来到靠近小林家边的那个公园。已经六点多了,公园里人很少,天也黑了。我拉着小雪的手,到了一座隐密的假山后面。多日的情欲,让我的心乱跳。小雪象以前一样,很听话。她知道我想做什么,一声不响。

  假山后,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。我疯狂地吻着她,她一样疯狂地回吻着我。

  我的手隔着衣服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,我感觉她在我的怀里轻轻地发抖,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。我喘息着问她:「小雪,想不想我。」

  小雪带着点伤感地说:「想,想死了。」我知道她是真的想我,而我也是真的想她。

  (那时,因为我和女友已经同居,所以,她写给我的信,全部都是寄到小林的家里然后再由小林转交给我的。而我也一样,常常用十几页十几页的信纸,表达着对她的思念。这一种感情,我想,今生,也不会再有。至少,如今,都用电子邮件了,再不会去手写那十几页的情书。悲哀。)有些话是多余的,情欲让我的头脑充血。我冰冷的手伸到小雪的衣服里,贴在她滚烫的乳房上。她的乳房非常丰满,乳头却很小。我试图拉起她的衣服来亲吻她的乳房,小雪说冷,于是我不再坚持。

  我解开她的腰带,把一只手伸入她的臀部,从后面,沿着她的屁股沟滑落。

  小雪吸了一下她的腹部,于是我的整个手伸了进去,从后面摸到了她的阴道口,那里已经湿了一大片。我在那里轻轻地抚摸,小雪忍不住地大声喘息。听着她的喘息声,我感觉是那么的快乐。因为我爱她,她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。

  但这个姿势毕竟不顺手,于是我拉了一点出来,湿润的中指在她肛门上轻轻按摩。小雪害羞地轻吟了一下,说:「不要嘛。」我笑了笑,将手移到了前面。

  小雪的阴毛不多,但很柔软。她的阴唇并不肥大,很浅,所以很容易的就能找到她的阴道口。我感觉到小雪的阴蒂已经变得象胶糖一样的有弹性,于是用手指帮她轻轻地磨擦,并时不时地插入她的阴道。小雪一边喘息着,一边慢慢无力地侧靠在我的身上,说不要了。而我的手指也有点累,又怕她感冒,想想反正还有一个晚上,也就把手拿了出来,停止了动作。

  (很多时候,情人之间,其实应该明白一个道理,那就是:你快乐就是我快乐。我和小雪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人。我是小雪的第一个男人。她的阴部很美,让人眩目的粉红色,还有一样美丽的乳房,都是我今生的骄傲。

  如今,我已经过了三十了,而我的一些情人,也跟着我过了这个年纪,都已经不再有这种让男人沉迷的色彩,因此,年轻时的小雪,如今在我的眼里,是女神。但更让我怀念的还是小雪的温柔、体贴与风情。)我的小弟弟已经开始变得涨痛。小雪整理好了衣服,又紧紧地贴在我怀里。

  我的阴茎竖着贴在她的小腹上,难过地磨擦着。看看周围没有人,于是我拉下了我的裤子拉链,放出我的小弟弟。小雪冰凉的手,轻轻地捏在滚烫的阴茎上,小心地套弄着。我用手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按压了一下,小雪明白了我的意思,没有说什么,便蹲了下去。

  这不是小雪第一次给我这样做。在没有正式给她破处之前,她便是在我的教导之下用这种方式帮我解决的。甚至有一次在她的寝室,隔着一层帘子,外面有她同学在做功课。

  小雪的嘴很小,因此我的阴茎把她的嘴撑得满满的。她温柔地吸吮着我的阴茎,一只小手套弄着,并用舌头舔着我的马眼。

  因为在公园,所以我想尽快结束。更因为我似乎意识到了晚上可能发生的一些不寻常的事,好象有些生气,也好象有些刺激,似乎要发泄一些不满,所以人变得有些狂暴。我用手抓住她的头发,不顾她的反对,用力地把阴茎往她的嘴里塞。

  我从来是一个温柔的男子,从来不曾这样对她。她堵起她的舌头,想要保护自己一下,但没有成功。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,那时,她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,黑暗中,那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惊讶,这一丝眼神,如此深刻地印在我的脑中,让我至今感觉到,当时的她是多么的柔弱,我应该好好爱她辈子。

  她已经跪在了地上,我的阴茎刺入了她的喉咙,她有些要吐的感觉,呕了一下又忍住了。再次刺入的时候,她用手抚住了她的脖子,想要挣脱开来。但我已经接近了射精的边缘,因此压住了她想要抬起身子。

  她不再反抗,忍住了我的粗暴,而我也稍稍的温柔了一些,把阴茎拉了一些出来,让她喘息了一下。她知道我快射了,因此用嘴紧紧地吸住我的阴茎,手上加了一些力气。

  我用力而快速地在她嘴里抽动了几下之后,弯着腰,让她努力前倾的额头顶住我的小肚子。我用力地抱住她的头,强迫着她调整了她头的方向,把阴茎再一次插到她的喉咙口,感受到那里的肌肉温柔地包裹着我的龟头,在那里停留了二三秒钟后,就在她干呕的同时,把阴茎拉了些出来。

  强烈的刺激终于让我到了高潮,精液喷射了出来,弄得她满嘴都是。她跪在那里,一边吐掉了精液,一边难过地干呕了起来。一阵深深的愧疚从我的心里弥漫开来。过了一会儿,我把她拉了起来,她还有呕吐的感觉,我紧紧地抱着她,吻向她的嘴。那里有股腥味,我没有管那么多,那时,愧疚的感觉更胜过爱她的感觉。

  小雪推开我,说不要。我看见她眼里有泪花。我当时不知道是因为噎的,还是我让她伤心了。我紧紧地抱着,一声声说对不起,说我爱你。小雪没说什么,把脸埋在我怀里,一边发抖,一边也紧紧地抱住我。

  (这是我今生第一次如此粗暴地对待我爱的女人。虽然在后面的日子里,也偶然有如此对待别的女人,但因为是第一次,因此给我极深的印象。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时的心情。

  面对小林的深厚的友情,我有一种想让小林脱离处子之身的想法。虽然和小雪在假山后面让她给我口交时,这种想法并不清晰,但隐隐地好象已经有了这么一种幻想。这一种幻想其实并不带着什么快乐,也没有什么刺激。

  小林作为中间人,一直替我转交小雪给我信,因此,小林和小雪也是很熟悉的。所以,在当时看来,我们都是好朋友,我想小雪可能会接受小林。但潜意识里的嫉妒与心酸却让我第一次对一个心爱的女人变得粗暴,现在想来,这一次口交真的很刺激,但也有内疚。)时间快到八点了,我和小雪也变得平静。小雪又变得温柔活泼,而我也因为身体和身心的轻松,变得很开心。天更冷了,我找了公用话亭给小林打了传呼。

  他说他已经在家里了,让我过去。

  小林家就在边上。我让小雪在门口等我一下,一个人进了小林家。小林很得意地悄悄告诉我钥匙搞到了,说那边连被子什么都有呢,让我千万不能告诉他老爸,说是他偷偷问他表哥借的。我心里说:「靠,我疯了,还告诉你爸。」

  小林找了纸笔要告诉我地址,我对小林说:「不要了吧,我不认得路,你带我去吧。」

  小林说天晚了,他老爸要骂的。当时我心里是犹豫的。一方面不想让他去,一方面却又想让他去。但不让他去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我笑咪咪地对他说:「兄弟,一起去吧,晚上就不要回来了,说到我这里去了。」

  小林楞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,说:「那我晚上睡哪里?」

  当时我很心里忽然冒出了一股得意的感觉,似乎体会到将一样好东西与朋友分享后的快感,脱口说:「跟我们住在一起啊。」

  我想,对于一个成年了但未经人事的男人来说,没什么比性更有吸引力的,尤其在那种年代,一个青年人要得到一次性经历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。小林似乎有点蒙,改口说:「要不,我送你们过去吧,但我要早点回来的,就跟我爸说你找我有事出去吧。」

  我因为是他的最好的朋友,加上又是以前是班里的高材生,因此一直是他爸妈眼里的乖乖男孩。不费什么口舌,我就和小林一起走出了他的家门。

  小雪见到小林也很高兴,因为在我读大学时,他们两个就认识了,所以大家很熟悉,也没有说什么。当时八点多一点,小林忽然说:「我们那里开了一个酒吧,叫蓝石酒吧,要不请你们去坐坐啊,小雪也好久不见了。」

  酒吧在当时是奢侈的玩意。我从未去过。想想反正时间对我来说还早,就问小雪怎么样。小雪当然没一点意见,于是我们骑着车,跟着小林去了蓝石酒吧。

  那是我今生第一次上酒吧,晕暗的灯光下,大家谈笑风生。小林小雪倒是挺正常的,但我的心里,却不知道在翻腾着什么,时常不说话,只是笑咪咪地看着他们。

  小雪一直温柔地贴着我,而小林在那里搞搞笑,说些羡慕我们的话。到十点多时,我们大概已经喝了八九瓶啤酒。我酒量小,不胜酒力,而小雪白白的脸也有些泛红。时间不早了,小林要了两包烟,给了我一包,然后买单。我们一起离开了酒吧,由小林带我们去他姨妈家里。

  小林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大方的,请客吃饭是常有的事,即使在一起的人只跟我有关,跟他无关,他也从不让我买单。他总是想在我的爱人或者其它朋友面前为我贴金,这我绝对知道。但如果说,我对于那一夜发生的荒唐事,在开始前,都只是一个朦胧的想法的话,小林请的这几瓶酒,却真的成了实现的导火索。

  小林姨妈家在沿街的一楼,很老式的房子。因为搬了家,所以窗帘已经没有了,采光不错。街灯从窗户里透过,晕黄的灯光弥漫在屋子里,情调很好。

  卧室的外面是个小天井,推开木门,冰冷新鲜的空气带走了一些浊气,我很满意这里。由于是整条街的拆迁,因此边上也都没有人住,整个房间静悄悄的,偶尔听到汽车或者过路人的声音。

  小雪坐在床边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小林在找被子,而我点了支烟,靠在门口看他们。大家都没有出声音。

  小林找到了两条被子,小雪说:「我来铺吧。」

  小林走到了我的身边,也点了一支烟,我和他走到了天井里。

  我和小林对视了一会。我笑咪咪地看着他,他有点手足无措,说:「兄弟,笑什么?」

  我上去抱住他,然后在他背后轻轻拍了几下,说:「兄弟,放轻松一些。」

  小林说:「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去了,你们早点休息吧。」

  我说:「等一会儿吧,等这支烟抽完。」

  这时小雪也出来了,说:「你们在说什么啊?」

  我说:「没什么,我们在抽烟。」
 
  小雪就回到了房间,没出声。

  烟抽完了,我拍拍小林的肩,说:「进去吧。」于是一起进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  酒精开始在胃里挥发,头有点晕,人很兴奋。小林说要走了,我再一次站在了悬崖的边上。

  我的思维快速地转了起来。大概就一秒钟时间,我说:「留下来吧。」

  当时我想,小雪不会拒绝,因为在跟我好的这两年时间里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懂风情的女人。同时跟两个男人做爱,而且一个是爱人,一个是好友,她会更快乐的。直觉告诉我,她不会拒绝,只要我愿意。

  我永远不会说小雪是一个坏女人,因为:一、是我的主意;二、我想,任何一个成熟女人,在放下了面对爱人的心理包袱之后,都会接受这种快乐。

  我快乐吗?我不快乐,我不刺激。在我要小林留下的时候,小雪只是有些吃惊的表情,睁大了一下眼睛,但没有说话。我的心里闪过一丝浓浓的酸楚。我心里对自己说,就这一次,就这一次。但这一丝醋意很快的过去,在泛光的灯光下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(友情不能相欠,我一直欠小林很多,因此,等于是送我的女人让我的好友破了处男之身,以此来寻求平衡。友情啊友情,现在想起来,当时也太荒唐了,但情意却因此更深。既然小雪会快乐,小林会快乐,就做了吧。)(爱人准则:你快乐就是我快乐。我想,这句话,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却很难,因为这需要在男女双方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的,最终目的是双方都快乐。男人喜欢新鲜刺激,换花样,觉得这样快乐。懂爱的女人不会一味拒绝,即使自己会有一些不适应,也会让男人偶尔尝试,比如肛交,口射什么的。网上常有网友对这些问题提出疑惑。我想,如果真的是爱,那什么都可以尝试。

  两年前的一个夜晚,我忽然明白了你快乐就是我快乐的道理。但十年前,我还不能如此明白地表达,可潜意识里,应该是知道这个道理的)小林说:「不好吧,我还是回去了。」

  我说:「要不,我们来扔硬币,看看天意如何?」

  拿出了一个五分的硬币,扔了三次,结果天意是要小林回去。小雪一直没有说什么,坐在床边笑咪咪地看我们。我有些尴尬,小林说:「那我走了啊。」

  我说:「等一下。」

  硬币也抛了,事到如今,我想做什么,小雪会有什么反应,其实已经一切尽在不言中,我想,也没有必要再装下去,接下去的事,就是要让我来打破。我咬咬牙,对小雪说:「雪,来,让我抱抱。」

  雪站了起来。我紧紧地抱着她。那么用力,象要生离死别似的。雪用力抱着我,轻轻地在我耳朵边说了一句:「不要了吧。」我至今也不明白,她意思是不要我抱了,还是说,不要再和小林玩这个游戏。

  当时我以为她不要我抱了,于是我放开她,对小林说:「来,抱抱小雪吧,大家这么久了,都是好朋友。」对小雪说:「雪,小林帮了我们这么多,也算是谢谢他吧。」

  小林和小雪都没有动作,小雪低着头,手足无措。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,我心里很得意。感觉他们都没我坏,最坏的只有我,这让我有些安慰,至少让我感觉到,这是我安排的,是我强迫的,而不是他们自愿,虽然他们一定也会快乐。

  但是你快乐就是我快乐,你们快乐,也是我快乐啊。哈哈。

  我又抱了一下小雪,然后拉过她,再拉过小林,他们很自然地抱在了一起,一动不动。我对他们轻轻地说了一句:「我在门口。」然后就走了出去,来到了小天井。

  点了一支烟,抽了几口。我想可能要很长时间,该拿张凳子坐坐,于是推开门进去。没想到动作这么快,他们已经在床上了,但没有脱衣,只是抱在床上接吻。见我进来有点惊醒,我说:「没事,我拿张椅子。」

  情欲在两人之间迅速升温。小林用力地吻着小雪。而小雪可能因为在公园时的情欲没有得到释放,因此也热情地回吻着他。他们开始把我当死人,而我就坐在门口,开着门,点着烟,时不时看看他们。

  衣服被一件件地扔了出来,被子盖在他们身上。小林没有做什么前戏,没有吻小雪的乳房或者阴道,就开始试图要进去。他似乎找不到阴道的入口,我听见小雪说:「我来帮你吧。」

  我掉转了头,坐在椅子上发抖。终于开始了,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和痛苦。

  我一遍遍地骂自己:「你是什么东西,怎么能做这种事,怎么能做这种事。」拿烟的手在发抖,我猛地吸着,难言的忏悔着。

  一会儿,听到小林说了一句:「对不起。」

  又听见小雪说:「没关系,放松一下。」

  再看过去,两个人不动了。小林伏在小雪的身上。「这么快?哈,跟我第一次一样。」我心里在暗暗地笑,心态也平静了很多。

  没一会儿,他们又开始了动作。到底是小伙子,恢复得很快。这次他们坚持的时间长了很多。小林在雪的身上起伏,被子跟着波浪。小雪有些轻声地呻吟,小林却一声不出,只是机械地动作着。

  如果换到今天,我想,我一定也冲上去了。但那时,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。我的思维也已经麻痹,只是这么静静地看他们,不激动,也不再自责。没多久,小林就不行了,用力地动了几下,就射了。看样子没有射里面,然后就哆哆嗦嗦地要找衣服。

  我站起来走到了天井里,避免这一尴尬的场景。一会儿,小林出来了,很害羞的样子,对我说:「兄弟,不好意思,我先走了。」抱了抱我。沉默是金。我点点头,灭了烟。送他出了门。

  等我上床的时候,我的心情已经变得无限的好。刚才的自责,酸楚,痛苦,全部都抛到了脑后。我很轻松,感觉友情不再沉重,而感觉,和小雪的情意,也不再沉重。做情人是很苦的,尤其在年轻时,当情人之间牵涉到爱时,对小雪,其实我也一直是有内疚的。但现在好了,我好象忽然变得很开心。

  床上很暖,雪光着身子,一丝不挂。我脱的衣服后,侧着身,抱着她,她伏在我的怀里。我轻轻问她:「他怎么样?」

  雪在我的背上拧了一把,说:「你还说。」

  我哈哈笑了,拉开她,看着她的脸,说:「他没射你身体里吧?」

  「没有,都在腿上。」雪一边说,一边也抬起头,看着我,眼睛水汪汪的,无限的柔情。

  轻轻叹了一口气,我把雪压在了身下,没有吻她的嘴,却一路吻向了她的乳房。我含着她的乳房,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轻轻地拔弄着。小雪的呻吟声立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。这一次,没有压抑,只有尽情。我知道小林一定没有满足她,现在是我的时候了。我变得异常的兴奋,阴茎马上翘了起来。

  很自然的我再吻她的阴道。那里很湿,我犹豫了一下。这里刚被好友弄过,我有点犯晕。但情欲的力量是无穷的,你快乐就是我快乐,我没有再管那些,把她的阴道含在了嘴里。小雪说:「不要了。」一边想把我拉上去。

  这反而激起了我的爱意。我用力地舔她,感觉着她的水在那里源源不断地流出。

  感觉世界又恢复平静,只有两个渴望的灵魂在这初春的夜里游荡。我坐到雪的脸上,让她舔我的阴茎,她很努力地含着它,试图把它整个地含住。在公园时她是被我所迫,而现在,她努力地抬着头,眼睛看着我,想把我的阴茎吞下去。

  我知道她是被感动了,她想让我快乐。我很小心地慢慢地把阴茎插入她的嘴里,直到她的喉咙。她虽然还是会干呕,但示意我继续。反反复复了几下,我感觉很满足,虽然她嘴小,我不能把阴茎全部插到她的嘴里,但顶着喉咙被深深裹着的感觉真好。

  分开她的腿,我温柔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运动着。她的腿夹着我的腰,呻吟,喘息。被子上有一两处地方有些凉,我想,大概是小林的精液。我避开那些地方,开始疯狂地操她。

  我们变换着姿势,我不断地控制着自己,不让自己过早地射了。小雪的高潮来临时,阴道间歇地夹我的阴茎,让我很快乐。我们从不避孕,我都是将精液射在她身上或者嘴里。同样的方法我以前让我女友怀过两次,但小雪却从未怀过,这也让我有些庆幸第一次我射在了她的身上,很传统。第二次我开始有些疯,拿掉了被子,让她趴在床上,从后面捅她的阴道。我的阴茎一次比一次硬,能感觉到顶着她子宫时的快乐。撞击子宫让我的龟头也有些不舒服,而以前小雪也说不是很舒服,但那一夜却没有管那么多。最后,我让她躺在床边上,我站在地上,用力地捅她,最后射在了她的嘴里。

  那一夜和小雪做了三次。我很清楚地记得,我用我能想象得到的所有方法来跟她做,从侧位,后位,第三次她已经没有什么身体上的快乐,但身心上,我们都快乐。可惜那时还不知道肛交,毒龙钻什么的,不然也一定试了。呵。

  描写这些性事也是为了满足情海的发文要求。不足之处大家包涵。

 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,我们还没有起床,小林又来敲门。我很奇怪他怎么没有上班。现在想想,大概这小子还想再来一次。但当时没有意识到。让他在外面等着,我和雪穿好了衣服,大家一起离开了林的姨妈家。

  外面的阳光真好。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很快乐。我真的很轻松。面对小林的友情,面对小雪的爱情,我不再愧疚什么。

  小雪走在中间,我和小林在她的边上,大家搂着她的腰,有说有笑,去吃早饭。路上的行人很惊讶地看着我们。我们没有管那么多。

  吃完饭我送小雪回车站,小林上班去了,一段往事就此结束。

  同样的事情,在那一次以后,再也没有发生。小雪依然和我相爱,继续由小林转交着信件,每次来我这里,我们都会和小林一起泡泡酒吧,谁也不提那晚的事。小雪在96年因为我的一次意外而离开了我,我不怪她。97年她结婚,现在已经为人母亲。前年我的一次过失使我觉得对不起小林,至今我未曾联系他,虽然他在一直关心我。希望友情长在,爱情常在。

  昨天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女子问我,如果是你自己的那个女友,你会这么做吗?我仔细想想,说:不会。3P毕竟是危险的事,第一次面临的心理冲击是巨大的,尤其是当这个女人是要准备共渡终身时,还是不要冒这个险。但如今世道变了,观念变了。面对平淡的生活,谁也不能保证,以后,出于纯粹的刺激,而不会去尝试,但最好不要涉及友情或者爱情。你快乐就是我快乐,难啊。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鲜艳的处女红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